木兮

山有木兮,木有枝兮

原来身体的病痛是会导致思想的悲观的,珍爱自己~

写在白露之后

    早上懒得起床,昨晚没有睡好吧,好像做了很久很久的梦,梦到李老师和她家的宝宝,很好的梦境呢,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却是都忘记了,好想回丽江,梦里好像我就那样站在了她家门口呢,醒来躺在床上思索良久,点开了夜的钢琴曲,可是还是情绪不对,你说晨起应该听什么音乐呢?

    塞舌尔在招聘呢,接近天堂的机会了,可是人的牵绊终究是太多的,不然这样走出去也是多好的,只是尚,有什么值得你牵绊的呢?家人都好好的,在国内也不过是很久才见一次的,有什么区别;大爷吗?思索与他在一起这么久的日子,从来也都是两点一线的在过,他家我家,来回...

写在白露

    今日白露,早早醒来,外头是白闪闪的天,瞬间迷蒙的睡意全无,索性起了身。恩,算是秋天正式来临的一个美好的开端。做了简单的菜和汤,家里终于没有了奇奇怪怪的味道,倒也不辜负我昨晚的挥汗如雨。秋天就这样来了,已经消失好久的幸福感满满的冲上心头,在上海的日子算是又进了一阶,谢谢大爷,如果今日你能回来该是多好。

    头发又已经长齐腰下,有些凌乱,有些泛黄,有时候是很想一刀剪掉的,但是终究不舍,既然这样就留着也好,免得哪日感叹,我曾经也有那样的长发,终是凄凉,恩,就这样,一直长下去吧。只是需要学几个发型了,O(∩_...

秋记

    早起的天已是微微凉的了,风吹在皮肤是沁人的凉爽,和冰冷无关,和温热无关,和湿燥亦是无关。叹一句天凉好个秋,抑或是秋高气爽倒也都还是辜负了此刻此景的心情。大爷出差去了,最近这样的景象已是很熟悉,带着被子的温度,身体的温度,还有那些许眷恋的热度,恩,一个人在这样的清晨睡觉果然是极其浪费的。

    索性起身,外头下雨了,淅淅沥沥的,有老人围着花坛晨练,还有太极,这样的云淡风轻置之度外,在火车站喧嚣的人来人往中竟也是不突兀的,所以说其实大多数不是环境影响人,还是人早就了环境的,你若安好,哪里都是晴天呢...


写在26岁

        早上在火车站的喧嚣中醒来,睡得很好,不觉吵闹,只是大爷说很吵,大概我是习惯了沉浸在自己的梦里吧。本来忘记了今天是过生日的,大爷一个不是很善意的提醒让我反应了过来,只觉惆怅没有开心也没有难过,过生日大概也不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,就像你始终无法还原出生的那天,惊喜与快乐那样短暂,随之而来的便是深不见底的空洞。人究竟是为什么要生呢?抑或在别人的眼里,已经是死掉了的,或者是成了仙人的,活着是成了外星人的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怎么样,就想这样把自己放逐掉~...


七夕前夜

柴米油盐

这样的晚间光倒让我想起宫崎骏了

你想到了什么?金鱼火

1 / 3

© 木兮 | Powered by LOFTER